RSS订阅

疾病与药物研究

在SARS-CoV-2发病年龄段中被动免疫的作用

2020年05月19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中国实验动物信息网 作者:李晓菲译 责任编辑:admin
摘要:冠状病毒的迅速蔓延威胁众多人的健康问题。迄今为止,尚无针对SARS-CoV-2病毒的有效疫苗或经过验证的疗法。在这篇综述中,我们描述了被动免疫在冠状病毒感染阶段的作用。在更好有效药物出现之前,被动免疫可能是一种过渡技术,可以提高危重病人的免疫防御能力。

摘要:冠状病毒的迅速蔓延威胁众多人的健康问题。迄今为止,尚无针对SARS-CoV-2病毒的有效疫苗或经过验证的疗法。在这篇综述中,我们描述了被动免疫在冠状病毒感染阶段的作用。在更好有效药物出现之前,被动免疫可能是一种过渡技术,可以提高危重病人的免疫防御能力。


背景:冠状病毒流行/大流行的持续发生,对健康,社会和经济构成了重大威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即使对冠状病毒进行了十年的研究,仍然没有获得许可的疫苗或治疗剂。从源于免疫学的知识出发并基于其免疫学知识,对抗SARS-CoV-2(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并以同情的态度对待患者,同时进行正式的临床试验。本文以此为出发点,综述了恢复期血浆作为COVID-19潜在治疗方法的应用。免疫学清楚地证明血液或血浆中的抗体能识别病原体的表位。要么中和病毒,要么结合细胞反应减少病毒负荷,以预防或最终治愈疾病,因此抗体是非常有效的内源性分子,在人体内启动和执行自我修复过程。SARS-CoV-2是一种新的病原体,各年龄段的人对它都没有免疫力,普遍易受感染。SARS-CoV-2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对全球构成威胁,给医疗服务提供者和医疗系统带来前所未有的负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针对COVID-19病的特异性疫苗或有效的抗病毒治疗。从免疫学的角度来看,从COVID-19中恢复的患者收集的中和抗体(NAbs)IgM和IgG抗体增加了抗病毒的机会。被动免疫是一种替代治疗策略,在这里可能会经历临床复兴,直到获得疫苗或抗病毒药物为止。特别是对于像老年人或癌症患者这样的高风险人群,这可能是一种治疗选择。


SARS-CoV-2免疫学:

2020年1月初,L.R.Kruse提出的应对中国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治疗策略。免疫功能是抵抗入侵性病原体的强大而天然的防御机制。然而,考虑到先天性和适应性免疫系统之间相互作用的复杂性,有必要概括一下免疫系统的工作原理。此外,免疫系统需要一些时间来建立并专门塑造一批具有免疫功能的细胞和体液防御分子(例如抗体,促炎性和消炎性细胞因子,补体系统),以保护我们免受疾病的侵袭。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先天免疫是第一道防线。

40001_2020_414_Fig1_HTMLwebp.jpg

目标攻击过程中的高活性自然杀伤细胞。 先前附着的自然杀伤细胞的足迹可以通过靶细胞表面上残留的膜残留来识别。什么时候NK细胞会加入细胞免疫级联反应来对抗SARS-CoV-2?


最近,发表了一个病例报告,报告了一名COVID-19患者在康复前出现轻微症状的免疫反应。本研究检测到症状减轻前血清中与SARS-CoV-2冠状病毒结合的抗体分泌细胞(ASCs)、滤泡辅助性T细胞(TFH细胞)、活化的CD4+CD8+T细胞和的免疫球蛋白IgM和IgG抗体的增加。这种免疫应答的多样性在第7天到第9天左右在外周血中达到最高峰,在病毒清除的同时,在恢复期(第20天),ASCs和TFH细胞显著存在。


作者还分析了CD38和HLA-DR的共同表达,因为这些分子是激活CD8阳性T细胞对抗病毒感染细胞的关键因素。在感染后的第7天到第9天之间,部分先天免疫系统有所增加,而到第20天又再次下降。此外,还监测了外周血中的CD16/CD14阳性细胞,这些促炎性细胞,或称为活化单核细胞,含量较低,可能单核细胞作为典型的巨噬细胞迁移到病毒感染的部位。这个病例报告很好地显示了免疫系统在恢复前典型地以T细胞依赖的方式反应,因为病毒表位必须在抗原呈递细胞(APC)的HLA-DR(HLAⅡ类)中与适当的促炎细胞因子一起呈递,由辅助性T细胞调节和分离。此外,由于活化的CD8阳性细胞的出现,这些细胞一定已经通过HLA呈递的病毒衍生的抗原决定簇转化为同源状态,这些抗原决定簇在感染的体细胞上表达。当转化为同源状态时,这些CD8阳性细胞破坏并清除病毒感染的细胞,从而减轻病毒负荷。 徐等发表了病例报告,描述了COVID-19严重症状患者的病理发现。还描述了CD8阳性细胞的过度活跃状态,可以将他们的报告与症状较轻的患者进行比较,可以通过HLA-DR和CD38双阳性染色部分的比例来证明。 此外,CD4 T辅助细胞部分中高度促炎性CCR6阳性和Th17亚群的浓度增加。作者得出结论,以Th17细胞和高度细胞毒性CD8阳性T细胞增加为特征的适应性T细胞过度活化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该患者严重的免疫损伤.


轻度、中度或重度的临床过程似乎很可能取决于适应性免疫的平衡相互作用,激活后定期和及时地关闭关键参与者。确保没有细胞因子风暴综合征可以导致炎症。这种炎症通常是有害的(相当于感染性休克、创伤后器官功能障碍等)。因此,大多数麻醉学家投票决定,对COVID-19患者进行过度炎症筛查,以确定哪些患者可以从免疫抑制中受益,从而防止他们进入严重或致命的临床状态。最近,Vaninov证实了这种炎症可能是由混乱的、压倒性的细胞因子引起的。对于经历COVID-19细胞因子风暴的患者,其结果可能是致命的。冠状病毒有四个主要亚群,即α、β、γ和δ。这种病毒因其表面的冠状刺突而得名。棘突蛋白和所有其他代表不同病毒的结构糖蛋白作为抗原呈递细胞(APC)(HLA II类)的表位,抗原呈递细胞是启动经典免疫应答的重要细胞。如果APC没有正确呈递HLA-Ⅱ类肽复合物,原始免疫细胞将不会转化为同源免疫细胞来启动免疫级联反应。因此,我们有意识地接受因过度炎症而损害“发炎”器官的风险。这种“过度炎症”的过程可能是由所谓的损伤相关分子模式(DAMPs)触发的,这种模式是由入侵者的细胞分解引起的,并触发巨噬细胞的炎症反应。


免疫系统与大脑的交互调节

SARS-CoV-2感染显然常常与神经系统症状并存,在 JAMA Neurology的病例系列中已有描述,多数发生在疾病开始时,有时也是入院的原因。 气味和味觉障碍很常见。我们不仅要考虑感染的生理和医学方面,还要考虑COVID-19引起的生物心理社会影响。在大脑与器官之间存在着持续不断的交互调节,这种交互调节是由细胞因子触发的,并且是永久维持的,这些细胞因子,由免疫活性细胞以内分泌或旁分泌(胶质细胞)信使分子的形式随时释放。 


癌症患者和实体器官移植中的被动免疫:

同时有迹象表明,COVID-19感染在癌症患者中的预后更为严重。Zhang等人在肿瘤学年报中报道了COVID-19患者的临床特征和预后。 他的团队分析了中国武汉三家医院的28名癌症患者的感染情况。发现这些患者发生严重事件的风险较高,死亡率较高。癌症患者感染COVID-19后,健康状况恶化和预后不良。建议接受抗癌治疗的癌症患者应进行COVID-19感染的动态筛查,并且应该避免导致免疫抑制的治疗,或者在COVID-19合并感染的情况下减少免疫抑制的剂量。器官移植者需要终生免疫抑制,并有可能发展成致命的COVID-19。尽管如此,首次发现器官移植患者(肝和肾)在COVID-19感染后存活,但仍出现了一些问题,如排斥反应。目前尚无关于被动免疫的临床益处的数据。因此,如果被动免疫是一种治疗选择,则有必要进行前瞻性随机试验。


原文出自: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186/s40001-020-00414-5

40001_2020_414_Fig2_HTMLwebp.jpg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