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人物与专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公众互动>人物与专访

Neuron深度专访诺奖级泰斗,与蒲慕明院士强强联手,共同推动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研究

2020年07月13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brainnews 作者: 责任编辑:admin
摘要:Nikos Logothetis,德国科学院院士、国际著名的神经科学家、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负责人之一,今年年初宣布,他正在将他的研究计划移至中国,他的一些同事以及他们的家人也将加入其中。

微信图片_20200713132737.jpg

Nikos Logothetis

Nikos Logothetis,德国科学院院士、国际著名的神经科学家、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负责人之一,今年年初宣布,他正在将他的研究计划移至中国,他的一些同事以及他们的家人也将加入其中。 根据Science的报道,Nikos Logothetis实验室的第一批成员将在未来几个月内搬到上海新的国际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ICPBR),他将与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蒲慕明共同指导研究。 将于2021年担任中国科学院上海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中心国际灵长类脑研究中心(ICPBR)主任。


首先来回顾一下这件被网友形容为“神经科学大陆板块动荡级别的事”。Nikos Logothetis是谁?他做过什么?又为何选择来中国研究呢?


上海正在建设新研究所,将汇聚一批顶尖的神经科学家


上海松江区正在建设一个新的研究所,将容纳多达6000只非人灵长类动物,包括许多转基因猴子。


“从科学上讲,这是不可思议的,” Logothetis说:“他们有优秀的团队从事CRISPR和基因工程研究。”而且,他补充说,中国当局和公众对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研究的接受程度远高于欧洲。他们“知道,没有其他大脑(除人类自身的大脑外)可以真正帮助我们取得进步。”


Logothetis常年受到动物权益保护者攻击,未得到马普学会领导层支持


Logothetis于1996年加入生物控制论研究所,任所长。因为研究的关系,Logothetis一直是动物权益保护者攻击目标。Logothetis关于感觉和物体识别神经机制的研究,需要将电极探针植入恒河猴的大脑。


2014年9月,德国反动物研究小组SOKO Tierschutz发布了由马克斯·普朗克生物控制论研究所的一名卧底拍摄的剪辑视频片段,声称动物遭到虐待。该视频显示,一只动物跛足呕吐,另一只头上有血。这一视频引发了对Logothetis实验室做法的正式调查,包括警方突袭研究所办公室。Logothetis也收到了死亡威胁。


2015年,由于缺乏马普领导层和其他同事的支持,Logothetis宣布不再使用猕猴,而是将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了老鼠身上。


2017年,Tübingen检察官指控Logothetis和两位同事对患病的猴子实施安乐死等待时间过长,违反了德国的动物保护法。2018年12月,对Logothetis及其同事的所有指控均被撤销。


Logothetis:上海的机会以及过去5年的挫败感让我选择了离开


至少从2018年开始,Logothetis就一直在与蒲慕明进行谈判,其中包括与近24名实验室成员前往上海。Logothetis说,他所在部门的五个小组负责人都计划与他一起搬家,还有他们目前一半的实验室成员。


“我们目前的设施只能容纳有限数量的研究小组,” 蒲慕明说:“不过,大约2年后,当(新的)设施建成后,我们将更加积极地招募愿意来上海进行长期研究或短期合作的国际研究人员。” 最后,蒲慕明说,希望该中心将像CERN(世界上最大型的粒子物理学实验室)一样进行灵长类动物神经生物学研究。


Logothetis说他的年龄与他的决定无关。他指出:“作为名誉退休,我本可以继续工作很多年。”但是上海的机会以及过去5年的挫败感让他选择了离开。“我仍然会考虑留在这里,继续和啮齿动物打交道,”他说,同时与国际合作者一起做灵长类动物的研究。但德国对动物研究的普遍怀疑和他对马普领导层的失望“使这一切成为不可能”。


Logothetis的加入,中国神经科学研究或将迎来突破


介绍一下Nikos Logothetis。


Nikos Logothetis被认为是诺贝尔奖候选人,他是马克思•普朗克生物控制论研究所所长、德国科学院院士、斯坦福大学神经科学客座教授。他获得了雅典大学的数学学士学位、塞萨洛尼基大学的生物学学士学位、和慕尼黑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斯大学人类神经生物学专业博士学位。

微信图片_20200713132815.jpg

1985年,他移居到麻省理工学院的脑与认知科学系,在那里他最初是一名博士后研究员,后来成为研究科学家。1990年,他加入了贝勒医学院神经科学系。七年后,他移居至马克斯·普朗克生物控制论研究所,继续从事视觉感知和物体识别基础的生理机制的研究。

微信图片_20200713133449.jpg

Nikos Logothetis教授的Google Scholar主页

Logothetis长期致力于发展电生理和神经影像等精细解析大脑功能的研究技术,他的一系列研究为人们理解大脑功能和状态,以及它们如何影响神经环路信息处理提供了新视角,例如他率先发现了BOLD响应与神经元活动的关系,为人们正确理解fMRI功能磁共振影像数据如何对应大脑活动提供了理论基础。


蒲慕明院士1999年创建中科院神经所并担任首任所长。2009年,组建了脑疾病研究中心,建设非人灵长类平台。2011年,神经所参加全国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获得生物科学类第一。2016年,构建出世界上首个非人灵长类自闭症模型。2017年11月27日,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体细胞克隆猴。


期待Nikos Logothetis和中科院神经所强强联手,让中国的神经科学研究取得更多突破。


最近,Cell Press旗下期刊Neuron邀请他进行了一次专访,请他从广义科学到脑神经学发展阐述了自己的洞见。


*以下内容为中文翻译,仅供参考,请以英文原文为准。


我认为许多问题都可以归结为众愚政治和短期思考。有非常多的人认为广义上的研究需求巨大,但是他们对某个问题一无所知,更不必说理解某一主题的基础研究了,这是我完全想象不到的。这种洞察力的缺乏对人类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这使得好奇心驱动的研究变得微不足道。这最终导致了人们完全无知的期望——周三提出的“正确”研究能在周四前解决一个重要的问题。这种相当不幸的态度也反映在当前的基金申请体系中。在该体系中,致力于基础研究的高素质研究人员为了使他们的基金申请得到批准而间接地被迫作出虚假承诺。严肃认真的研究人员可能不得不提出,例如,对蝇类的研究将有助于解决抑郁症或成瘾的问题。如果研究人员承认自己进行的是基础研究,他们就约等于切断了自己的资助来源,这对于整个世界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Cell Press:

关于科学对社会的作用,您有什么看法?

Nikos K. Logothetis: 

科学,或者说至少是基础研究,并没有短期目标,也不太可能为当前COVID-19大流行这样突然出现的严重问题提供短期解决方案。同时,我们需要牢记于心,当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出现时,能否有效地应对该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该问题的难度,但更重要的是,这取决于现有的背景知识,这些知识让我们可以构建一个有意义的战略计划。这些“背景”信息可能多种多样,并且所有相关发现通常都是曾经受好奇心驱动的基础研究产物。


无数的例子表明,仅仅是聪明的头脑对理解世界的渴望推动了基础的实验或理论发现。虽然这些发现最终也可用于解决实际问题或开发技术,但这是偶然的,并非其最初的目标。


在神经科学领域,几乎每个人都承认有必要进行神经系统和精神障碍的研究。但是这类疾病是否反映了大脑中单个位点的功能障碍?如果真的如此,修复某个部位就能神奇地消灭强迫症或精神分裂症吗?不幸的是,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全脑系统和子系统的故障往往是潜在的问题,而我们对哪些系统出了故障、它们在特定时间的“状态”如何,以及在健康和受损的大脑中如何发生状态转换,都知之甚少。


Cell Press:

您认为在神经科学领域中最为紧迫的问题是什么?


Nikos K. Logothetis: 

正如我刚才提到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什么是大脑的“状态”?我们需要了解正常大脑和受损大脑中多结构活动的原理和动力学。我们需要可以通过基因工程得到的病理模型。在这种情况下,对非人类灵长类动物(NHP)的研究工作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我们选择放弃NHP研究,那么我们就需要接受这些疾病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最终是无法治愈的。


Cell Press:

您对神经科学领域未来的哪个研究方向最感兴趣?


Nikos K. Logothetis: 

我相信,动物和人类的系统神经科学研究将会出现最激动人心的发展。系统神经科学与遗传学和分子神经科学在真正意义上的结合(而不仅仅浮于形式)可以显著地提高我们对系统结构和功能/动态组织的理解。行为特征记录是上述领域内所有研究的先决条件。


Cell Press:

您认为神经科学领域最有力的进展潜力和新突破是什么?


Nikos K. Logothetis: 

认知、理论和系统神经科学的融合交汇可能会极大地加深我们对神经系统的理解。但是,这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记住这一点非常重要。通常,由于学科之间的沟通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实验和理论并不能提供预期的协同作用。实验人员如果看到一页又一页论文写满难以理解的耦合微分方程,那就像是经历了过敏反应一样,而且这种情况十分常见。与此同时,理论学家执着于与实验现实之间没有明显联系的无穷无尽的数学公式,这种情况也并不少见。两种现象都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我认为,多学科的教育环境应当已经成为了本科阶段学习的中心特征。


Cell Press:

您如何看待动物研究的现状以及社会的接受程度?


Nikos K. Logothetis: 

我认为,动物保护极端主义者的活动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所有科学促进协会和政府都必须在捍卫研究方面采取强有力的立场。否则,动物保护极端主义的倡议可能会危害全球的基础研究。声称基础科学无用,或此类研究从未对医学进步做出任何贡献的说法是荒谬的,反映了持有这些观点的人的无知,或者这仅仅是一种吸引捐款的策略。几千年来,人类之所以死亡,是因为他们无法得到很好地医疗照护。当然,也有人可能采取这样的立场——人类不应出于自身的医学利益而使用动物进行实验。在欧洲,只有少数人持这种观点。如果大多数人都遵循这一观点,那么基础医学研究将在很大程度上陷入停顿。但是,如果整个社会决定放弃动物实验,那么也必须完全接受其后果。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达成一项在伦理上可以接受的公共决定,即在全球范围内不接受动物实验,无论其后果是否会对人类自身的生存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


Cell Press:

您为什么认为动物研究,特别是对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的研究对于基础神经科学来说是必要的?对于转化研究呢?


Nikos K. Logothetis: 

动物在生物医学研究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这一说法毫不夸张。实际上,最近历史上的每项医学进步都基于动物实验。没有它们,就不会有针对破伤风、脊髓灰质炎、白喉、风疹或肝炎的疫苗;广谱抗生素、止痛药或麻醉剂、人工心脏瓣膜、肾脏透析、器官移植都成了空想;针对艾滋病、癌症或疟疾的治疗不会出现;胰岛素注射,甚至是输血都无法实现。撇开荒谬的伪政治言论,如果没有动物实验,我们就不会经历在上个世纪中人类预期寿命和生活质量的巨大提高。正是因为从动物实验中获得的知识,我们才能对未来怀抱希望,期待我们能够实现重大的医学突破,治疗如帕金森病、失明、中风、抑郁症或阿尔茨海默症等疾病。健康的未来将继续高度依赖于理解大脑的基本功能,以及脑网络中有趣而复杂的自组织过程。


在这种情况下,NHP研究尤其不可或缺。针对NHP的基础和转化实验对于我们了解生物系统的正常功能和功能障碍至关重要。另外,最近的实验表明,SARS-CoV-2会在猕猴中引起类似COVID-19的疾病,这就为测试预防和治疗COVID-19的策略提供了一种前景广阔的新模型,对于疫苗研发来说十分关键。


1.论文标题:

Nikos K. Logothetis

2.论文网址:

https://www.cell.com/neuron/fulltext/S0896-6273(20)30402-5

3.DOI:

https://doi.org/10.1016/j.neuron.2020.05.033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
对不起,暂无资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