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疾病与药物研究

新晋诺奖得主:抗击新冠不会像丙肝持久战,疫苗明年有希望

2020年10月30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责任编辑:admin
摘要: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美国病毒学家哈维·奥尔特(Harvey J. Alter)通过视频方式与正在上海准备参加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的记者们连线。以下是对本次连线的内容简述。

“我有点惊讶,现在还没有像丙肝特效药那样的新冠特效药问世。”10月29日晚间,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美国病毒学家哈维·奥尔特(Harvey J. Alter)通过视频方式与正在上海准备参加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的记者们连线。


丙肝病毒发现史对于眼下新冠疫情的借鉴意义,成为讨论的焦点。丙肝特效药已经挽救了大量患者的生病,但因这种RNA病毒的变异能力强大,迄今尚无疫苗问世。


奥尔特相信,通过普及筛查和治疗,人类能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消灭丙肝病毒。而对抗新冠病毒,可能无需这样的持久战。他相信科学家们能找到药物靶点,几款进入三期临床试验的疫苗看上去也有希望。“我是乐观的。”他说道。


“我知道有一款疫苗已经开展3万人试验了,他们觉得到12月底能呈给美国FDA足够的数据。我想最早2021年2月会有结果,今年是来不及了。”


1935年,奥尔特出生于美国纽约,他在罗切斯特大学医学院获得医学学位,并在斯特朗纪念医院和西雅图大学医院接受内科训练。1961年,他加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担任临床助理。他在乔治城大学工作了几年,并于1969年回到NIH,加入临床中心的输血医学系,担任高级研究员。


当时,甲肝和乙肝病毒已为人所知,但仍有大量血源性肝炎病例无法解释。他与英国生物学家迈克尔·霍顿(Michael Houghton)和美国病毒学家查尔斯·赖斯(Charles M. Rice)等人接力发现了非甲也非乙的丙型肝炎病毒,使得血液检测和新药物研发成为可能,从而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蓦然回首,奥尔特已经在肝炎研究领域奋战了半个多世纪,而这场战斗还远没有结束。世卫组织估计,2016年,约有39.9万人死于丙型肝炎,主要因发展出肝硬化和肝细胞癌(原发性肝癌)。


“在一个研究项目上进行这么多年是很罕见的。我必须感谢NIH,在别的地方或许不能做这么长周期的研究。有些研究有目标,有些研究确实不知终点何在,但我想还是需要被赋予自由度的。”奥尔特感慨道。屏幕上,他选择的“聊天背景图片”正是NIH的临床中心。


以他的获奖成果为例:“我们起初的目标是保护血源,了解人们为什么得血源性肝炎,调查发病的频率和原因,以及我们对此能做些什么的。所以我们一开始并不是要去发现新病毒,那是顺便的。我想这就是科学研究,一个发现导向另一个。”


渐渐地,奥尔特和同事们发现输血性肝炎发生频率高得惊人,而且相当一部分和已知的甲肝和乙肝无关。他们做了一些试验,发现这种未知的肝炎非常危险。不过,当时他们还没有能力找出背后的病毒。直到很多年以后,在制药公司Chiron工作的霍顿才用新的分子生物学工具分离出了病毒。


“再后来,就是检测和治疗,一直都有进展。我都停不下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健康地活了这么久还是很幸运的。”85岁的奥尔特笑着说道。


丙肝病毒发现史的借鉴意义


面对新冠病毒,他相信不需要丙肝这样的持久战。“我们已经知道了病毒序列,我们有了针对病毒蛋白和抗体的检测。接下去就是坚持不懈,投入大量人力、资源。”虽然奥尔特还没有时间去看新冠病毒的晶体结构,了解病毒的关键酶复制点,但他相信人们能找到针对这些位点的药物。


“我还是乐观的。”奥尔特总结道。美国几款疫苗也进入了三期临床,他觉得看上去有希望,按照FDA的审批进度,最早可能在2021年2月会有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迄今为止,奥尔特参与发现的丙肝病毒还没有有效疫苗。不像乙肝病毒是DNA病毒,丙肝病毒是一类小小的RNA病毒,极易变异,普适性的疫苗研发因此很困难。


“总体上来说,疫苗研发是高风险而高付出的事业。而且(丙肝)药已经很好了,其实没多少人还在研发丙肝疫苗。”


因此,奥尔特觉得未来丙肝健康事业的重点是发展大规模检测,让每个患者用得起药。这样的话,人类对抗丙肝的战争可以不靠疫苗就获胜。“这可能需要几十年时间,但这是个可以预见的目标。”


也有人担心,气候变化问题会让新病毒流行更为频繁地出现。奥尔特严肃地谈起了这个话题。“气候确实在变化,冰川已经在融化。很多人否认如此明显、可以测得到的气候变化,把我们置于全球危机倒计时。”


“气候变化不仅会带来飓风,可能也会增加疾病传播。我不知道这在新冠上有没有起到什么因素,可能没有吧。但如果再不作为,我们的时间很有限了。”


奥尔特相信,如果政府有意愿,科学技术是能打赢这一仗的。“这比丙肝、新冠还要重要得多。”


想听听年轻人怎么说


当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问起诺奖如何改变了奥尔特的生活,他说道:“这个奖改变我生活的方式就是让我再也没有生活了。它把我的生活夺走了。”


“得这个奖当然很棒,但它也施加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负担。”邮件、电话、信件如雪片般涌来,而奥尔特还在努力一一回复。


他还记得10月4日那天,他还如NIH的其他科学家一般日常努力工作。“到了10月5日,我就突然变成一个天才了,一堆其实我并不具备的知识和能力被加到我头上。”奥尔特顿了顿。“我再也不是10月4日的我了。”


谈起汇集61名诺贝尔奖得主、70多名世界顶尖科学奖项得主和200多名中外青年科学家的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奥尔特表示尤其期待听到年轻研究人员的报告。“现在对年轻人来说是一段艰难的时期,起步很难,找经费很难。可能要像我当年一样幸运,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我看看听了他们的工作之后,到时候能给什么建议吧!”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