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业界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行业新闻>业界动态

科技战疫中的“无名英雄”--实验动物

2020年12月09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李汉中 作者:李汉中 责任编辑:admin
摘要: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我原定的“乡情微调研”计划。武汉封城、除夕逆行,朋友圈中如潮水般涌来的信息让“战时状态”的味道越来越浓。直觉告诉我,必将又有一大批实验动物们尝药试针、冲锋陷阵、慷慨赴死,我的微调研也就锁定了“他们”……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我原定的“乡情微调研”计划。武汉封城、除夕逆行,朋友圈中如潮水般涌来的信息让“战时状态”的味道越来越浓。直觉告诉我,必将又有一大批实验动物们尝药试针、冲锋陷阵、慷慨赴死,我的微调研也就锁定了“他们”……

尝药试针的“专业户”

动物模型构建是国家疫情防控领导小组明确的5个主攻科研方向之一。2月21日,在国务院召开的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表示,在动物模型方面,已经完成小鼠、猴感染新冠病毒的动物模型构建,为药物筛选、疫苗研发以及病毒传播机制的研究提供支撑。这里的小鼠、猴,都是实验动物家族成员。除小鼠、猴外,大鼠、豚鼠、兔、犬、小型猪也是常见的实验动物,而雪貂、仓鼠、裸鼹鼠、树鼩等则是用于特定研究领域的实验动物。

实验动物是人类的“替身”或“替难者”,是生命科学研究中必备的“动物、设备、信息和试剂”四大要素之一,在人类疾病的调查和防治研究等诸多方面发挥着巨大作用,生命科学领域的科研、教学、生产等都离不开实验动物。人是万物之灵,在与人类息息相关的生命科学和生物医药科学研究中,是绝对不可能直接用人体开展科学实验的。因此,动物就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人类的替身,去承担与人类相关的遗传、衰老、疾病等方面的研究、实验。为了追求研究样本的一致性,科学家们通过对动物遗传背景、携带微生物等方面的控制,“发明”了实验动物。通俗地说,实验动物就是代替人类尝药试针的“专业户”,是活的“精密仪器”。没有实验动物,就没有今天生物医学的发展和进步。

抗击疫情的“动物侠”

根据《实验动物管理条例》等的规定,从事实验动物工作的单位,应当依法取得实验动物生产许可证、使用许可证。截至2019年底,江苏共有实验动物工作单位166家,实验动物设施面积达38.1万平方米。设施面积、实验动物生产量、使用量均位居全国前列。新冠疫情不期而至,在众多逆行、驰援队伍中,江苏“萌宠军团”的贡献与作用格外惹人注目。

2月3日一早,无锡珊瑚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就接到了中国农科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的紧急信息,要求提供24只实验用雪貂,用于开展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制及动物感染实验。在当地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及科技、交通等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下,该公司顺利取得了实验动物检疫、车辆运输通行证等,第一时间将所需实验用雪貂通过航空绿色通道运至哈尔滨。

2月4日,8只人源抗体小鼠CAMouse乘警车急行2000公里,从重庆运至南京金斯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不到24小时,金斯瑞就成功地筛选出了特异性识别病毒蛋白和有潜力阻断病毒结合细胞受体的多个抗体,率先取得了新型冠状病毒抗体筛选的突破性进展。

2月19日,经过十天左右紧张施工,南京“火神山医院”2.0版正式交付。在人们为“南京速度”击节赞叹的时候,不为大家所熟知的是,为配合南京市公共卫生医疗中心应急工程建设,江宁区青龙山实验动物繁殖场主动拆除了相关实验动物设施。267856只小鼠、58220只大鼠、957只兔子无怨无悔地选择了“牺牲”。

前沿领域的“难堵痛”

调研发现,新冠疫情对江苏实验动物产业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赛业(苏州)生物每月笼位资源损失约95万元,集萃药康第一季度总发货量缩减50%以上,卡文斯百格5万余只小鼠因科研推迟而“牺牲”,生殖医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多个课题研究处于停滞状态,江苏省新药筛选重点实验室39项纵向课题、23项横向课题无法正常开展……与新时代生命科学研究及生物医药产业的迫切需求相比,江苏实验动物工作也存在不少难点、堵点、痛点

一是生产设施建造“难”。实验动物生产(繁殖),需要有专门的设施,与普通的畜牧养殖有着本质的不同。但是,因为知晓度太低等原因,新设施的建造用地申请往往会因为“畜牧养殖禁养区”规划而被“一票否决”。青龙山实验动物繁殖场因疫情防控需要被拆除后,就积极寻找合适的地方重建,但四处碰壁,至今无法落地。建造“难”,已成为江苏实验动物产业迈上新台阶的“拦路虎”。

二是特殊品种采购“堵”。以猴为代表的非人灵长类实验动物,在SARS和新冠病毒疫苗研发过程中发挥着无法替代的作用。但是,实验用猴的采购涉及农业、林草等多个部门的审批,往往需要跨地区、甚至跨国进行,需要同时具备批准函件、检疫证明和准予运输证明,方可进行采购,整个采购周期比较长。同时,资源缺乏造成了实验用猴价格的持续走高,从2018年的1万元/只左右,到2019年的2.5万/只左右,发展到目前已高达4万元/只。特殊品种采购“堵”,已成为制约生物制药研发领域快速发展的“瓶颈”。

三是实验动物空运“痛”。将实验动物从一个地点运输到另一个地点,是实验动物行业的必要环节,且有些特殊需要只能通过空运解决。目前,由于南京机场不允许运输实验动物,需要空运时,只能先发往上海,再从上海搭乘国内国际航班出发,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运输难度和成本。由于实验动物运输对时间和运输环境都有较高要求,若航班临时取消或是突然改换机型,将导致实验动物被迫安乐死。对一大批活生生的实验动物进行安乐死,是不可承受的“生命之痛”。

锐利武器的“心呼唤”

科学技术是人类同疾病斗争的锐利武器,人类战胜大灾大疫离不开科学发展和技术创新。最终战胜疫情,还要靠疫苗。生产出合格的疫苗样品,必须首先进行动物实验。从这个角度看,实验动物就是锻造、磨砺战胜疫情锐利武器的“熔炉”和“磨刀石”。在习近平总书记“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理念指引下,江苏的实验动物工作亟需解决“难点” 、打通“堵点”、消除“痛点”。建议如下:

一是部门联动解决设施建造“难点”。建议规划、科技、农林、环保等部门加强协调联动,科学认识实验动物产业,不以“畜牧养殖禁养区”而拒绝实验动物设施落地,共同推进全省实验动物产业高质量发展。二是优化审批打通采购“堵点”。建议通过并联审批、告知承诺、备案监管等,进一步优化非人灵长类实验动物的采购审批,让数据多跑腿,让企业少跑路,让前沿科学研究畅通无阻。三是绿色通道消除空运“痛点”。建议南京机场尽快开通实验动物空运业务,并设立绿色通道,尊重每一只实验动物的完整生命,让人们不再为实验动物被安乐死而痛心。

线上“乡情微调研”的时间更充分了,信息来源更多了。调研结论也应该更深刻些:庚子年的新冠疫情,深刻影响并改变着包括实验动物在内的世界一切。谨以两首《实验动物》之歌,向科技战疫中的“无名英雄”们致敬,并热切呼唤实验动物美好明天的早日到来。

202012091416594560.Png202012091416595689.Png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